您现在的位置:山东英才学院>> 基础部>> 学习园地>>正文内容

卢梭是怎样一个人?

启蒙系列(节选):卢梭是怎样一个人?

陈乐民 

我最早知道法国有卢梭其人,是在五十多年前上高中的时候,看到他的第一本书是举世闻名的《忏悔录》。看着觉得没意思,只觉得这个人喜欢和女人在一起,凡是有太太小姐在的地方,他都感到如鱼得水;好像贾宝玉讨厌男人。他到底忏悔什么,一直没弄明白。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上大学时,知道他写了一本《民约论》(现在叫《社会契约论》),那时觉得《民约论》放在“文学史”里是一种错置,因为它分明没有丝毫的文学品位。那时已在学马克思列宁主义了。据了解,马列主义是把他和十八世纪的伏尔泰等人都看作“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知识分子”的。其间也有些区别,例如伏尔泰由于出身富家,属于资产阶级的“中上层”;卢梭是钟表匠的儿子,小商小贩,属于“资产阶级低层”或“小资产阶级”。在非常看重“阶级出身”的年代,卢梭似乎离“无产阶级”更近些。于是乎,后世的革命者便都引卢梭为“同道”了。

这种情况,卢梭大概怎么也没料到:一本《民约论》竟然造成了历史性的长期“祸害”。期期艾艾、哼哼唧唧的卢梭(在《忏悔录》里)一变脸成了暴力和独裁的“魔鬼”。大哲学家贝特兰·罗素说:“希特勒是卢梭的结果”。这是我看到的最尖端的批评了。近见有人在文章里还以认同的口气引用过这句话。这在卢梭肯定更加没有料想到了。

《忏悔录》和《民约论》乍看上去是两类不同性质的书。只看其中的一本,大概会对卢梭其人产生片面的了解;一本书在解剖自己的灵魂,另一本书在解剖社会。哪一本更能反映一个真实的卢梭呢?

常说,人的性格是复合的。此话有理:“复”是复杂的,一个人的性格在不同的场合可以有不同的表现;然而,不论多么复杂,终要归于一个“根”,那就是所谓“复”而又“合”了。

那么,依我看,卢梭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总结以下两点:

一、卢梭文如其人,人是出身平民的“小人物”,对社会的不平等十分敏感,这是他写任何东西、表达意见的出发点。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卢梭其人其文对旧制度(即中世纪特征的社会结构)具有批判价值和对十八世纪的民众有启蒙意义。

二、卢梭想问题、看问题、对国家政体的乌托邦构想,都着眼于小国小邦寡民。而今对他提出的“公意”的强制性、“主权”的不可割让性有很多批评,但不可忘掉两个前提:一是卢梭是为小国着想的,他脑子里没有“大国崛起”的现代观念,所以他觉得“公意”在日内瓦是可行的,(今天的瑞士不是动不动就搞“全民公决”吗?)同样,小国的“主权”是要维护的。第二个前提是,卢梭的时代是十八世纪,不是二十世纪,更不是二十一世纪。对于卢梭,如对任何历史人物一样,都要把他放回到他的时代去。十八世纪的欧洲是已在为后来的欧洲,吹送新鲜氧气的欧洲,但还很脆弱、朦胧、酝酿着变化。


          一键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腾讯 搜狐 新浪 QQ空间 开心 人人 淘江湖 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