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山东英才学院>> 民办高等教育研究院>> 理论热点>>正文内容

中国高等教育的转型发展

中国高等教育的转型发展

 

201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韩国开一个会,发布《仁川宣言》。这个会讨论了2030年世界高等教育发展的趋势。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是一个国家高等教育的必然趋势,发达国家已经走过了这个历程,发展中国家正在走这个历程。有人认为中国扩招以来,发展太快,应当停下来。为什么不能停下来?一个最根本的道理,就是国家必须不断地发展,高等教育必须引导国家的经济社会、生产科技等等,不断地向前发展。邓小平同志说发展是硬道理,为什么是硬道理呢?最根本的道理就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与文化需要。当前,对于高等教育来说,还有一个更迫切的任务,就是要推动现代经济社会的转型展,所以不能像过去那样子说因为增长太快就要停下来。

我们必须坚定地走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道路,而且要坚定地走高等教育国际化道路,因为这是满足人民群众物质与文化增长的需要,也是转型发展的需要。我国需要大批科学家,因此我们需要学术型大学;但是不能把所有学校都办成学术型大学,都去培养科学家,因为单凭科学家不行,科学家只能做排头兵,不能做主力军。主力军是什么人才?是工程师、技术员,是应用型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

高等院校的人才培养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本科,一个是高职。现在全国一半以上的院校是高职,但这几年高职的学生数量减少了,本科生与高职生的比例是10∶7。要转型发展,不能只靠高职院校。要转型,就不能像传统制造业那样老是生产来料加工的那个低层次的制造业,是要转到“2025制造业”的高端来,不是老跟在人家后面的低层次制造业,而是高层次的制造业、高端的制造业。例如,以机器人从事生产,那就不是高职生能够设计、制造、维修的,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的制造生产,恐怕也不是高职生能做的,至少要本科以上应用型本科大学培养的人才。所以,为什么我们中国大多数本科高校必将不同层次、不同速度地转型发展,转型发展到应用型。我强调的是不同层次、不同速度,不能操之过急,只是要往这个方向走。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是必然的,而大众化、普及化就包括本科的转型发展,所以转型发展是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高等教育转型发展是我们必然要走的路,然而碰到的困难很多,大概有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传统思想的影响。这个传统思想的影响想必大家都知道,中国的传统思想是重学术轻应用。自古以来如此,至今仍然如此,大家都想去考北大清华,走北大清华的道路。第二,某些政策的导向。例如,招生政策,按高考分数分为一本、二本、三本,然后才是高职。现在虽然大多已经取消三本,有的地方也取消二本,,但招生就凭一张考试纸,考知识,最重要考记忆力,当然也考应用题,考思维能力,但是招生考试能不能考一考动手能力呢?应用型大学的学生一是要考知识,二是要考动手能力,还要考查学生的素质。我们对高等教育转型发展的理论创新不够、经验积累不够、宣传推介不够,使得大家不明所以,难免感到焦虑、无所适从。

多年以来,社会总是引导高考生千军万马走独木桥,并以北大清华作为最高目标。这个引导违反了教育发展的规律。高等教育发展必须跟社会的需求相适应,高等教育要培养出能够推动社会发展的人才。但是现在人才市场上高科技的应用型人才难求,许多企业要转型发展,招不到能够带领企业转型发展的高科技人才。另一方面,一般高校每年培养出来的学生就业困难。如果我们还是按照老样子发展下去,不再及时转型,不再及时培养高科技的应用型人才,那么,我们的高等教育就必将是制约了社会的转型发展,从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一般本科高等教育必须转型发展,而转型发展需要能推动转型发展的条件,所以我不太赞成说加快转型发展,要看看哪个高校首先转、首先提出来,新建本科院校要动员转型,老本科大学要逐步转型,但是将来,在一定时期,必然要缓慢地、不同层次地转型,当然转型发展也不是只有一个模式,比如工科大学怎么转型?现在提倡要办“新工科”。这就涉及到转型发展首先要转变理念,某些政策的阻力也是来自理念,政策的制定者有他的理念,因此,转变理念是制订政策者、管理者、办学者转型发展的前提。  

一个可喜的现象:转型发展已成为当下高等教育发展的共识,体现在当前政策已经有所调整。比如说,2014年就提出新成立的本科院校要转型为应用型科技大学;不少地方出台了一些鼓励转型的措施;许多地方高校已经积累了一些成功经验,各有特色,已经成为当前新闻报道的热点之一。其次,体制机制转型,我们可以借鉴德国建立应用型科技大学的模式。在应用办学模式上,德国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可以作为我们转型发展的借鉴。安徽一些学院近年来一直在借鉴德国的经验,他们在2016年专门出版一本刊物《应用型高等教育的研究》(季刊),办刊宗旨突出,反映出办学者理念很明确,态度很坚决。

形成共识之后,还必须落实到体制机制上,如投资体制、招生体制、管理体制等;最后,要落实到课程与教学的转型发展上。

课程与教学的转变是核心。应用型创新人才通过应用型专业培养,应用型专业所形成课程体系要与产业链对应。也就是专业链要跟产业链对应,这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专题。在广西,就有一所高职,从农业高职变成一般的高职。一般高职很多,没有特色了。他们的对策是回到农业高职去。但不是回到原来的农业高职,而是向现代化的三农高职发展。将三农高职的专业链与现代化三农经济的产业链对接。原来的专业链最基本的是种植业,后来发展了农产品加工业,食品加工,轻工业加工。进而需要农产品及轻工产品的营销,也就是农业经济专业。现代化的农业经济需要面向国内甚至国外的大市场。因此,信息专业、计算机专业也成为与产业链对接的专业。

传统的学术型精品课程、统一教材也要转变为应用型课程教材,这是转型发展的核心,也是难点。学术型精品课程很多都是研究型大学教授编出的,学术水平很高,但难于应用。最早触动我的是安徽的一所学校,坐落在很偏远的山区,但是我知道他们要编一本应用型教学教材,为什么我重视这东西,因为我们知道,数学是系统性和逻辑性最强的,能突破转变为应用,就能起带动其它学科的作用。后来我才进一步了解到安徽省教育厅在编辑多种应用教材上已经走在全国的前面。

传统的以教为主的知识传授方法,也要转变为以学为主的课堂教学与实训并重,融合教学,科研为一体。通过科研发展科学,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服务。我们的应用型大学应该是培养人才,重视科研。应用型大学是否也具有科研的职能,我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应用型大学培养的是推动社会发展的创新人才,创新人才必须通过科研培养,不过不是纯理论研究,而是产品开发、技术更新等等的应用型研究。

双师型的专业教师队伍建设是转型发展的保证。应用型创新人才是由教师培养的,高等教育能否转型发展,主要落在专业课程的教师肩膀上。校长可以起带头作用,但是所有工作最后都落到教师身上。现在高校教师大多数是由学术型大学培养出来的,而且许多是硕士和博士,他们一出校门就从事教师工作,但是对于教师是什么,如何当教师还没有心理准备,还有讲课能力需要锻炼提高。这些研究生往往是理论水平高、思维能力强,但是动手能力不足,所以要有针对性的发展双师型专业教师。在这方面,我建议教师同学生一起参加实训基地的学习与劳动,并在对口的企事业挂职。另外,聘请对口企事业的工程师、技术员、经理等来学校任教并给予必要的帮助。

总之,高等教育的转型发展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通道,要在理论上、政策上、实践上共同努力推进。    


          一键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腾讯 搜狐 新浪 QQ空间 开心 人人 淘江湖 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