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山东英才学院>> 大学生创新创业服务网>> 创业社团>>正文内容

创业社团应该做服务还是去创业

“我们的创业社团究竟是做服务,还是自己做项目?究竟是面向全校,还是针对小部分创业团队?”

7月13日晚上的“2015年度20佳KAB创业俱乐部主席交流会”上,厦门大学KAB创业俱乐部主席周桐提出了以上问题,引起了同学们的热烈讨论。

周桐表示,自己的俱乐部虽然是创业社团,但在平日基本做的是一些创业赛事的承办工作,“更像是一个服务同学的学生组织,工作内容有些固化”。活动承办花费了过多精力,成员们自己的创新创业能力却陷入困局。因此,创业社团究竟是纯粹的服务者,还是本身也应该作为创业活动的参与者,成了他目前特别纠结的问题。

“我们的目标是给学生提供最优质的服务。”黑龙江大学KAB创业俱乐部主席夏芳莹介绍说,自己所在的创业社团在学校已经发展了十几年,核心定位就是“规范”和“纯净”。不仅有厚厚的一本运营规范,更拒绝一切涉及金钱的交易。至于成员本身参与创业,夏芳莹的态度是“不要求也不反对”。据她介绍,社团里创业的同学在10%左右。

创业社团本身究竟应不应该创业?集美大学KAB创业俱乐部主席郭月清认为这应该是水到渠成的,“我们社团几乎每个人都在创业”。按照郭月清的描述,虽然父母就在做皮草生意,但自己并没有得到什么商业熏陶,反而是上大学参与了KAB创业俱乐部、时常参与商业活动学到的更多,平时和创业圈人士的接触更是潜移默化地改变了自己的思维。现在,她不仅创办了一个教育机构,更打算用“私人定制”等模式改变家中的传统生意。

为什么社团里有这么多的创业者?郭月清认为和环境有关。同样是创业社团,官方政策、区域经济水平和校园氛围不同,其业务导向也会发生变化。在她看来,自己的学校位于沿海开放城市,校方更是高度重视双创,推出了诸多扶持政策,很多同学本身也出身于商人家庭,整个校园有着浓厚的创业氛围,这才形成了“身边的成员都在创业”的局面。

但并不是每个学校都有这种条件。同城的周桐就坦言,厦大的创业社团目前的核心定位依旧是“服务”,社团本身的创业尝试还任重道远。他觉得,社团成立之初的定位影响巨大。“各大高校的创业社团虽然名称类似,但是有的是由学生组织或者就业类社团转换来的,服务属性很强;另外一些则完全由创业爱好者自发组建,他们中的不少参与者本身就是创业者。”

“社团的发展要循序渐进,建立公信力是第一步。”广东财经大学的陈翠贞也是本届的“20佳主席”之一。她认为创业社团成立之初,还是要把服务和日常工作做好,首先取得大家的信任。真刀真枪的创业需要的资源和精力太多,经验尚且不足的社团不但难以成功,更会影响组织本身的发展。

她表示,广东财大这几年也举行了不少KAB活动,大部分都是像“大学生微创业”这种难度适宜又不需要花时间开办公司的活动。至于真的让社员们做项目,陈翠贞也觉得这应该是自然的过程,“平台搭好,资源也丰富的那一天,耳濡目染的成员们自然会去开展创业”。

不仅是“社团本身是否需要创业”,在服务对象是面向少部分创业者,还是全体师生这个命题上,不同学校因为环境、资源、发展程度不同,也做出了不一样的回答。

以夏芳莹所在的黑龙江大学创业协会为例,每年纳新季节吸引的报名者超过3000人,还分担了一些学生管理的职能。这种发展规模决定了社团除了服务60多支创业团队、举办创新创业比赛外,更要开展迎新解惑、名人交流论坛、企业一日游、人才双选会等面向广大同学的活动。

“不同学校的创业社团因为条件不同,定位也应不同。”唐山师范学院KAB创业俱乐部主席陈佳对夏芳莹的话表示认同。他所在的创业俱乐部虽然也以主办职业素质培训、头脑风暴大赛等面向广大同学的活动为主,是因为“社团的规模还不够大”。

在他看来,俱乐部成立时间不长,尚没有积累起足够的资源和人脉支持创业者们的发展,加上学校本身的创业氛围也还在提升的过程中,导致了自己社团中的几位创业者更像是“嘉宾”,他们给予了社员们很多帮助和分享,但社团目前能给他们的帮助却有限。

东莞理工学院的梁学志表示,自己所在创业社团更多地服务于创业者团队。在他看来,自己的团队能给予创业者有效的帮助,归根结底是因为学校政策的支持力度大。据他介绍,在东莞理工学院,KAB创业俱乐部不仅是学校创业园的指定管理者,俱乐部主席还自动承担着创业学院班长的职责。也正因此,社团的很大一部分工作是服务专业的创业者。同时,一些学生毕业后留在学校的项目会移交给社团经营,也给了团队成员们自己进行创业实践的机会。

“我们做‘小而美’的社团,是跟学校环境有关的。”按照陈翠贞的表述,创业俱乐部所在的校区都是大一和大二的学生,因为都是低年级学生,真正去创办公司开启创业的人极其有限,反而是有关商业、创新的通识类教育更符合同学们的需求。

郭月清也认为,创业俱乐部的发展方向需要根据环境进行调整。她认为,因为学校政策和地域环境不同,俱乐部的主要工作也不能一概而论。“指导老师重视创业社团,那我们可以做的工作就会很多。”她表示,自己在实训营的这几天和许多俱乐部主席交流,发现拥有独立组织机构,或者规格较高的创业社团,往往能在更多领域发挥能量;而挂靠在校级学生组织下的社团,则往往采取“小而美”的发展方式。

在温州大学创业人才培养学院副院长施永川看来,无论外界环境和社团规模如何,创业社团都不仅仅属于创业者的社团。“扶持大学生双创,所有学生将来都去当老板?这显然不现实”。在他眼中,大学生的双创必修课应该是“企业家精神的培养”。

哈尔滨工程大学学生创业服务中心主任洪长昊也持类似观点。他觉得基于所学知识培养创新能力,才是创业社团面向广大同学的根本意义;也只有在此基础上,社团才能为校园创业者提供更专业的服务。


          一键分享: 转播到腾讯微博腾讯 搜狐 新浪 QQ空间 开心 人人 淘江湖 豆瓣